安栗安狸兮

【小白】陪着我

我是一只狐狸,跟在晴明大人身边很久了。
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……本来想数一下,却发现自己不会算数。
我本来是一直跟在他的身边的,大概从他失忆的时候就开始了,只有我们两个。
我们两个。
或者说,一个人,和一条狐狸,相依为命。
我是这么想的,可是晴明大人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做,他总是和很多小鬼打交道。
那些小鬼欺负我的时候,晴明大人就蹲在地上,用手一下一下的摸着我的头,笑着安抚我。他的长衫拖到了地上,戳着膝盖的手里拿着把扇子,有时那扇子还会拍在我头上,晴明大人会用它来偶尔惩罚我贪吃或贪玩,不过晴明大人打我的时候笑的比平时还要和煦,而且打的痒痒的,一点都不疼。
我有时候会想,我要一直陪在晴明大人身边。
用我短暂的生命带给他一点无法替代的慰藉也好。

过了些日子,晴明大人带回一个女孩,粉色衣服,矮矮的但是很厉害的样子。
晴明大人告诉我,这是神乐,以后要好好相处。
我抬着头冲那位叫神乐的女孩子摆了摆尾巴,她和神明大人一样蹲下身来,摸了摸我的头:“请多指教。”
我对上她的眼睛,那里面像有一泊明净的湖,幽深却又明晰。
这就是和晴明大人一样的人类吗?
真是可爱。
我蹭了蹭她的手,做出一副示好的样子来。

晴明大人把神乐从地上拉起来:“我带你在附近看看。”我摇摇尾巴想跟上,晴明大人制止了我,“小白,你去给神乐做点寿司。”
我只好停下,摇晃的尾巴也垂下来,我向他们小声呜咽了几下,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回头。

后来,晴明大人每次出去都会带上神乐,偶尔也会带上我。那些小鬼来欺负我的时候,晴明大人会把我抱在怀里,不再亲昵的摸我的头了。
我有些失落,却也很开心。
晴明大人有了一个和他一样的人陪在他身边了,而不是像我,只是一只白狐狸。
那么是不是,就算我不见了,晴明大人也不会孤单了呢。

我这么想着,但不敢离开晴明大人,万一他很想我怎么办。
每次他们两人回来,我就会迎上去,告诉他们我做了很多寿司。
他们有时不想吃,但大多时候都会吃,晴明大人还会蹲下来抚着我的头:“辛苦了,小白。”
所以我更不想离开了。

神乐消失的那天,晴明大人急得不行,我陪他去找神乐,有了黑白无常在旁边,竟然没有小鬼来欺负我了。
那雨下在我身上的时候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突然没了力气,意识也一下一下的跳跃,时而看着面前焦急的晴明大人,时而想起之前和煦的晴明大人。
无论哪个,都那么那么喜欢。

“小白,撑住。”
我隐约听到这样的声音,我感觉眼里有了些泪水,我想说话,但又连不成一个完整的句子。
“晴……明大人……小白……可能……不……不能再陪着你了……”
别哭……
晴明大人想之前一样蹲在地上抚摸我,眼中的和煦却被心疼掩埋:“说什么呢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我看不清是哪只妖怪蹿了出来,晴明大人很少那么狠戾。
我的意识渐渐恢复,看到晴明大人快速走到我身边,把我拖起来放到臂弯了,轻轻柔柔的:“小白,你没事就好,你没事就好。”

我动了动麻木的四肢,把头使劲贴在晴明大人的胸膛上,暖的不行,还有一下一下铿锵的跳动让我觉得安心。
“神乐……”我想起来,扭动着身子提醒他。
“黑白去找了。”他又抚着我的头,“小白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
我抬起头对上他黑亮亮的眼睛,蹭蹭他的脖子。
不会离开的。
就算只是给晴明大人做寿司也好。
小白绝对不会,绝对不会离开晴明大人的。